<cite id="p7vl5"></cite>
<var id="p7vl5"></var>
<noframes id="p7vl5"><th id="p7vl5"><menuitem id="p7vl5"></menuitem></th>
<var id="p7vl5"><strike id="p7vl5"></strike></var>
<var id="p7vl5"></var>
<var id="p7vl5"></var>
<cite id="p7vl5"><video id="p7vl5"><thead id="p7vl5"></thead></video></cite>
<cite id="p7vl5"><video id="p7vl5"><thead id="p7vl5"></thead></video></cite>
<var id="p7vl5"><strike id="p7vl5"><listing id="p7vl5"></listing></strike></var>
<cite id="p7vl5"><strike id="p7vl5"><listing id="p7vl5"></listing></strike></cite>
<menuitem id="p7vl5"></menuitem>
<menuitem id="p7vl5"></menuitem><var id="p7vl5"></var>
<var id="p7vl5"></var><cite id="p7vl5"><strike id="p7vl5"></strike></cite>
<menuitem id="p7vl5"></menuitem>
正在加載數據...

中國企業報道
當前位置:中國企業報道> 要聞>> 企業要聞>> 時尚>正文內容
  • 泡泡瑪特“擠泡泡”遇IP瓶頸 市值腰斬走下“神壇”
  • 2021年08月13日 來源:北京商報

導讀:股價下跌,市值腰斬,泡泡瑪特走下“神壇從行業獨角獸、市值上千億元到如今市值蒸發過半,泡泡瑪特憑借盲盒熱創造的神話正在回歸理性。

股價下跌,市值腰斬,泡泡瑪特走下“神壇”。8月12日,泡泡瑪特股價再跌,跌超7%,較歷史最高點下跌超五成,市值縮水一半。從行業獨角獸、市值上千億元到如今市值蒸發過半,泡泡瑪特憑借盲盒熱創造的神話正在回歸理性。

業內人士表示,隨著名創優品、優酷以及眾多新興玩家入局,盲盒潮玩市場競爭不斷加劇,同時在行業瘋狂生長下問題頻發,不斷消耗消費者信任。如今,消費者投訴增多監管層開始發聲,盲盒熱帶來的經濟泡沫正在破滅。

市值腰斬

8月12日港股盤中,泡泡瑪特股價下跌超7%,報51.05港元,市值為715億港元。股價較2月17日盤中歷史高點107.6港元下跌超五成,市值縮水超一半。

2020年12月11日,泡泡瑪特在港交所上市,發行價38.5港元,開盤漲超100.26%,報77.1港元,上市當日總市值就突破千億,達1065億港元。此后,憑借著盲盒熱,泡泡瑪特股價持續攀升,峰值總市值曾達到1472億港元。

然而,上市不足一年時間,泡泡瑪特曾經的千億市值已經蒸發超一半,同時,國內盲盒潮玩市場也進入野蠻生長期。

記者從天眼查獲悉,截至目前,我國至少有800家名稱含“潮玩、潮流玩具”,或產品標簽、項目品牌含“潮玩”,且狀態為在業、存續、遷入、遷出的潮玩相關企業。其中,2019年新增約230家潮玩相關企業;2020年新增260余家潮玩相關企業。

在眾多玩家中,其中不乏新銳公司ToyCity玩具城市、52Toys等被資本看好且背景雄厚的企業。資料顯示,ToyCity在今年8月初剛完成了近億元的A+輪融資,52Toys也分別在2018年、2019年獲得了1億元以及數千萬元的兩輪融資。此外,名創優品、優酷等也紛紛跨入盲盒領域布局。與此同時,“盲盒模式”在不斷繁榮的市場推動下迅速席卷多個行業,譬如機票、寵物、零食、服裝等。

競爭加劇環境下,泡泡瑪特無論是在股市上還是業績上以及用戶的收割上逐漸走下“神壇”。數據顯示,泡泡瑪特2018-2020年營收增速分別為225.5%、227.2%、49.3%。另外,有媒體統計,以今年2月業績為例,泡泡瑪特與TOP?TOY各自業績最好的兩家店做對比:泡泡瑪特北京王府井(29.000,?0.00,?0.00%)apm店月銷售額約200萬元,TOP?TOY廣州正佳廣場店則接近400萬元,是泡泡瑪特的兩倍。

快消行業新零售專家鮑躍忠表示,從總體來看,潮玩盲盒行業雖然市場夠大,但消費者是有限的,隨著玩家不斷增加,市場飽和,盲盒企業初期的爆發式增長必然要有所放緩回落。

就股價下跌、市值腰斬等情況,記者對泡泡瑪特進行采訪,但截至發稿未收到回復。

IP瓶頸

2016年1月9日,泡泡瑪特創始人王寧發了一條微博:大家除了喜歡集?Sonny?Angel,還喜歡收集其他什么呢?

這些年,潮牌成為資本追逐的對象和年輕人錢包的聯合收割機,美國地攤貨champion淪落為1688的平臺爆款,至高無上的supreme也走下神壇,而泡泡瑪特的爆發有著明顯的時代痕跡。

在王寧的這條微博下留言最多的是當今的當家花旦Molly。隨后,王寧通過溝通、買斷IP,并且負責開模、批量生產和宣傳等流程,將泡泡瑪特推向消費者。而這條微博也被高管評價為“價值一個億”。

據泡泡瑪特公布的財報來看,2020年,Molly的銷量為3.57億港元,占比14.2%。這個數據與2019年的4.56億港元相比遜色不少,作為主要收益來源的Molly銷售額卻下降了21.7%,這也從某種程度上佐證了泡泡瑪特主要IP老化的趨向。

在潮玩市場有一句話“成也獨家IP,敗也獨家IP”,IP是泡泡瑪特業務的核心。

數據顯示,2020年泡泡瑪特共銷售了超過5000萬只潮玩,但營收還是主要依靠前五大頭部IP,占比達到51.1%。其中,Molly、Dimoo、BOBO&COCO以及SKULLPANDA四個核心IP,銷量分別占總收入的14.2%、12.5%、2.7%以及1.6%。

而非獨家IP銷售額從1.59億元增長到4.44億元,占營收的比重從2019年的9.5%,上升到2020年的17.7%。與此同時,自有IP占比只增長1.8%,獨家IP則下降了7.1%。

可見,泡泡瑪特對毛利率較低的非獨家IP的依賴正在變大,但其中的弊端是,非獨家的聯名合作,意味著誰都可以推出同質的相似產品。

在泡泡瑪特近200個IP中,仍只有Molly獨挑大梁,并沒有新的爆款IP支撐。從效果來看,泡泡瑪特也只有通過增加SKU試圖增加營收,但能否穩住盲盒潮玩的寶座,還是一個巨大的問號。

值得注意的是,公司稱其將IPO募集的18%資金用于IP研發領域。據財報顯示,公司2020年無形資產為9270萬元,2019年時這個數字還僅為1860萬元,這就意味著其IP擁有成本出現了大幅上漲。

盲盒經濟的焦慮

玩家急劇增加、規模不斷擴大的盲盒市場在發展中也滋生了諸多的亂象,隨著部分企業問題出現,消費者對盲盒的熱情和信任似乎也在削減。如飛機盲盒大多數都是尾艙單程票、購買寵物盲盒收到病貓病狗、零食盲盒抽到過期食品、質量款式全憑運氣的服裝盲盒,以及泡泡瑪特頻頻出現的未發貨不退款、盲盒商品缺失、商品破損存在瑕疵等問題。有數據顯示,截至目前,黑貓投訴平臺上,有關泡泡瑪特相關投訴累計達3377條。

深圳市思其晟公司CEO伍岱麒分析稱,作為一個新產業,盲盒市場相關的質量標準、檢驗標準可能尚不完善,而且這類產品不屬于進入大型超市銷售的商品,一般通過電商平臺或線下自動販賣機銷售,所以缺乏更為嚴格的入場質量要求和售后服務,因而會發生質量方面問題和相關投訴。此外,從事該行業的企業多數為新企業,也可能缺乏很規范的經營?!斑@些問題的發生很可能導致用戶流失、口碑下跌,品牌資產難以積累建立,IP生命短暫,不利于推動產業往良性發展?!?/p>

亂象出現的同時,高價盲盒是否在收智商稅的質疑也在業內不斷發酵。Mob研究院曾在《2020盲盒經濟洞察報告》中指出,泡泡瑪特產品成本中,IP成本僅占4.4%,大頭還是商品成本。反觀泡泡瑪特產品毛利率則高達64.8%。高售價下,IP作為核心競爭力其成本占比之低,消費者不免質疑企業在溢價收割用戶“智商稅”。

鮑躍忠表示,盲盒潮玩領域并非主流消費領域,受眾只是較為小眾的群體,如果商家不通過創新、產品質量、服務留住用戶,那必然會流失一部分市場。

值得一提的是,隨著監管層面的發聲,盲盒熱有所降溫并有望理性發展。此前新華社發文直指“盲盒熱”所帶來的上癮和賭博心理在滋生畸形消費,并呼吁監管部門應進一步規范盲盒經營模式。中消協也曾針對盲盒商家問題頻發的現象表示,目前盲盒商家存在過度營銷、虛假宣傳、產品質量難以保障和消費糾紛難以解決等問題。

中南財經政法大學數字經濟研究院專家盤和林分析稱,現階段盲盒的玩法并不公平,產品隱藏款的出品概率都在企業手中,本身缺乏透明性,這導致了消費者的瘋狂燒錢及稀缺隱藏款炒作的行為,甚至誕生了造假產業鏈,盲盒潮玩企業發展的關鍵是玩法要規范。從監管層面來講,應該明確賭博和隨機購買玩法之間的界線。



重生后我成了权臣的掌中娇_国模的国模粉嫩露出毛图片_谁有黄网站给一个_免费人成视频在线观看播放_老师4tube日本video_男女晚上日日麻批视频

版權及免責聲明:
1. 任何單位或個人認為中國企業報道的內容可能涉嫌侵犯其合法權益,應及時向中國企業報道書面反饋,并提供相關證明材料和理由,本網站在收到上述文件并審核后,會采取相應處理措施。
2. 如因版權問題需要同本網聯系的,請在文章刊發后30日內進行。聯系郵箱:1752551731@qq.com

責任編輯:鄭伊丹
相關新聞
    沒有關鍵字相關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