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p7vl5"></cite>
<var id="p7vl5"></var>
<noframes id="p7vl5"><th id="p7vl5"><menuitem id="p7vl5"></menuitem></th>
<var id="p7vl5"><strike id="p7vl5"></strike></var>
<var id="p7vl5"></var>
<var id="p7vl5"></var>
<cite id="p7vl5"><video id="p7vl5"><thead id="p7vl5"></thead></video></cite>
<cite id="p7vl5"><video id="p7vl5"><thead id="p7vl5"></thead></video></cite>
<var id="p7vl5"><strike id="p7vl5"><listing id="p7vl5"></listing></strike></var>
<cite id="p7vl5"><strike id="p7vl5"><listing id="p7vl5"></listing></strike></cite>
<menuitem id="p7vl5"></menuitem>
<menuitem id="p7vl5"></menuitem><var id="p7vl5"></var>
<var id="p7vl5"></var><cite id="p7vl5"><strike id="p7vl5"></strike></cite>
<menuitem id="p7vl5"></menuitem>
正在加載數據...

中國企業報道
當前位置:中國企業報道> 要聞>> 產業經濟>正文內容
  • 萊特光電沖刺IP:存毛利率下降風險 營收依賴京東方
  • 2021年08月13日 來源:每日經濟新聞

導讀:7月6日,陜西萊特光電材料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萊特光電)IPO申報顯示為“已問詢”狀態,公司此次IPO瞄準的是科創板。

7月6日,陜西萊特光電材料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萊特光電)IPO申報顯示為“已問詢”狀態,公司此次IPO瞄準的是科創板。

記者發現,2018~2020年,萊特光電向京東方的銷售收入占主營業務收入的比例分別為75.81%、86.16%、74.22%,京東方為公司第一大客戶。不僅如此,如果結合萊特光電之前在新三板掛牌時的經營數據,可以說與京東方的合作給公司帶來了脫胎換骨式的變化。此外,公司曾經的關聯方MS曾身兼客戶、供應商雙重身份。

京東方間接持有股份

萊特光電主要從事OLED有機材料的研發、生產和銷售,公司OLED有機材料包括OLED終端材料及OLED中間體。2018~2020年,公司OLED有機材料的收入分別為8255.97萬元、17798.14萬元、23384.96萬元,占主營業務收入比重分別為100%、99.19%、95.31%。公司對京東方的銷售收入占主營業務收入的比例分別為75.81%、86.16%、74.22%,京東方為公司第一大客戶。

除了客戶身份外,京東方還是萊特光電的股東。京東方自2020年10月起通過天津顯智鏈和蘇州芯動能間接持有公司股份,其中,天津顯智鏈持有4.17%的股份,蘇州芯動能持有0.60%的股份。

因為此前萊特光電曾在新三板掛牌,結合招股書(申報稿),可以看到,正是“傍上”了京東方,萊特光電的業績才迅速上了一個臺階,營收方面,在2018年破億元后,于2019年又破了2億元;歸母凈利潤方面,雖然2018年虧損883.68萬元,但2019年、2020年分別盈利6582.63萬元、7067.77萬元,可謂脫胎換骨。

由于2017年萊特光電客戶信息缺失,現在不能確定的是,萊特光電和京東方的合作是否始于2017年。

對于能和京東方合作,萊特光電稱,公司作為首家為京東方供應OLED發光功能材料且具備自主專利的國內廠商,也是京東方OLED發光功能材料中唯一的國內供應商,改變了國內面板廠商OLED終端材料完全依賴進口的現狀,實現了進口替代。隨著公司客戶的不斷拓展,公司OLED終端材料的客戶進一步拓展到華星光電、和輝光電等全球知名的顯示面板廠商。

對于大客戶依賴,萊特光電也進行了風險提示。首先是技術迭代方面的風險,萊特光電稱,由于目前OLED顯示行業尚在快速發展階段,京東方的各類顯示面板產品每隔一段時期均需要更新、升級,在新產品中除了使用原有的材料外,也會對新材料進行測試,對于材料性能的要求也在不斷更新迭代中。如果公司不能及時跟進京東方的需求,或者短期內市場上出現了跨越式的技術突破而公司未能跟進,則雙方之間的合作存在一定的風險,進而可能影響公司業績。

存在毛利率下降風險

繼OLED之后,Mini LED和Micro LED被認為是下一代顯示技術的競爭者。特別是Mini LED,各大廠商已陸續量產。根據頭豹研究院研報,Mini LED技術發展相對成熟,產業鏈已實現量產,商用化恰逢其時。

近日,天風證券分析師郭明錤指出,蘋果將于2022年中期推出最新的Macbook Air,該機型的主要賣點為采用Mini LED顯示屏,供貨商為京東方。

對于Mini LED是否會取代OLED,CINNO Research資深分析師劉雨實對記者表示:“Mini LED與OLED目前主要還是在各自賽道上獨立發展,尚無相互替代風險。Mini LED背光產品主要被視為一種LCD顯示技術的升級,在參數上與OLED具有一定可比性,但并非簡單的替代或者補充關系,二者各自有不同的市場定位?!?/p>

8月11日下午,記者又以投資者身份致電京東方,了解Mini LED與OLED是否存在競爭關系。對此,京東方董秘辦公室工作人員表示:“Mini LED是我們‘1+4’核心戰略的一部分,屬于重點布局的方向。Mini LED用在消費電子領域,主要也是中大尺寸顯示屏;OLED主要應用在中小尺寸,尤其是手機端。而在中大尺寸,本身OLED就比較少,比如在TV領域,OLED全球市占率只有1%~2%?!?/p>

記者注意到,京東方星宇是2019年由京東方和Rohinni成立的合資公司,專注Mini LED技術的研發與生產。京東方星宇總經理張培林此前曾介紹稱,Mini LED相關產品具有多分區、超高對比度、超高色域、超薄模組等優點。

另外,京東方工作人員也表示:“(京東方)主要通過全資子公司晶芯科技開展Mini LED業務,京東方星宇主要負責巨量轉移?!?/p>

對于Mini LED的興起是否影響OLED發展勢頭,從而影響到京東方對萊特光電的材料采購,記者8月11日致電萊特光電,不過截至發稿,電話尚未能接通。

值得一提的是,萊特光電存在產品價格持續下降的風險。根據萊特光電與京東方簽訂的框架協議,其同一合同產品的價格每年需要降價,且合同價格為最優價格。萊特光電表示,若公司未來不能通過持續的工藝改進、產品創新來提升公司產品的綜合競爭力,則公司可能面臨產品降價導致的毛利率下降風險,進而對業績產生不利影響。

關聯交易規模逐漸降

2018年,MS以客戶身份為萊特光電貢獻了542.15萬元的銷售收入,占比6.57%。萊特光電向MS銷售的是OLED中間體。

2018~2020年,MS連續3年以供應商身份出現在萊特光電前五大供應商名單中。2018~2020年,萊特光電對其采購內容均是終端材料,采購金額分別為2326.38萬元、1513.40萬元、669.89萬元,占采購總額的比例分別為31.22%、21.45%、6.64%。

MS是何方神圣?萊特光電招股書(申報稿)披露,MS在2018年至2020年6月持有公司子公司萊特邁思49%的股權,為公司關聯方。

對于向關聯方MS采購OLED終端材料,萊特光電解釋稱主要系2018年公司產線尚處于產能爬坡階段,公司為保障向客戶穩定供貨,向MS采購了部分OLED終端材料。隨著公司產能逐步爬坡,公司技術工藝、產品收率等均逐步提升,公司相應減少了OLED終端材料的外采規模,上述關聯交易規模逐漸降低。

除了上述交易,2018年,萊特光電還曾向MS支付14.17萬元的銷售代理傭金。

不過,MS現在已經不是萊特光電的關聯方了。2020年6月,萊特光電以1.8億元的代價收購了MS手中剩余的萊特邁思49%的股權。

公司曾在新三板掛牌

萊特光電是由萊特有限于2014年8月13日以整體變更方式設立,萊特有限成立于2010年2月21日,當時公司股東有兩位:曾繼芬和李洪寶,二者分別出資950萬元、50萬元,占比分別為95%、5%。

記者注意到,曾繼芬其實是為萊特光電實控人王亞龍代持,曾繼芬是王亞龍的岳母。之所以出現代持現象,可能跟王亞龍當時的工作有一定的關系。

履歷顯示,1996年7月至2001年1月,王亞龍歷任咸陽偏轉集團公司國際貿易部客戶經理、部門經理;2001年1月至2008年12月,王亞龍任陜西虹瑞貿易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虹瑞貿易)總經理;2008年12月至2011年12月,王亞龍任陜西捷盈電子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捷盈電子)總經理。

捷盈電子是一家顯示部件制造商,以專業化SMT制造為基礎,主要生產各種規格的LCD電視用部件:INVERTER高壓板、電源板、LIPS電源板。

捷盈電子是咸陽偏轉電子科技有限公司持股51%的控股子公司;虹瑞貿易是捷盈電子的“兄弟”公司,咸陽偏轉電子科技有限公司持股虹瑞貿易40%。咸陽偏轉集團公司和咸陽偏轉電子科技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均為鄭毅。第三方平臺資料顯示,捷盈電子是由咸陽偏轉集團投資的合資企業。

或許正是在咸陽偏轉集團及其旗下公司的任職經歷,成為王亞龍之后創建萊特光電的契機。

2015年12月14日,萊特光電在新三板掛牌,2017年10月20日,公司股票終止在全國中小企業股份轉讓系統掛牌。

或許正是由于萊特光電選擇了新三板摘牌,原新三板股東李功、張慧艷、甘肅新材料產業投資基金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甘肅新材料)選擇退出,他們將所持股份轉讓給萊特光電實控人王亞龍。而由于新股東的進入,王亞龍在一進一出間倒收了一個“大紅包”。

2018年,上述3位股東出售給王亞龍合計164.5萬股,交易金額為3934.76萬元。而2019年后,新股東從王亞龍手中受讓股份的交易價格為48.24元/股,一轉手間,王亞龍就收了4000.72萬元的“紅包”(不計稅費)。

不過,“紅包”當然不能白拿。收“紅包”的同時,免不了簽對賭協議。當然,由于萊特光電申報IPO,對賭協議已經處于解除狀態。



重生后我成了权臣的掌中娇_国模的国模粉嫩露出毛图片_谁有黄网站给一个_免费人成视频在线观看播放_老师4tube日本video_男女晚上日日麻批视频

版權及免責聲明:
1. 任何單位或個人認為中國企業報道的內容可能涉嫌侵犯其合法權益,應及時向中國企業報道書面反饋,并提供相關證明材料和理由,本網站在收到上述文件并審核后,會采取相應處理措施。
2. 如因版權問題需要同本網聯系的,請在文章刊發后30日內進行。聯系郵箱:1752551731@qq.com

責任編輯:鄭伊丹
相關新聞
    沒有關鍵字相關信息!